子鱼论战译文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作业网 时间:2021/04/13 23:53:44
子鱼论战译文子鱼论战译文子鱼论战译文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.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.”襄公不听.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.宋军

子鱼论战译文
子鱼论战译文

子鱼论战译文
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.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.”襄公不听.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.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.司马公孙固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.”襄公说:“不行.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公孙固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.襄公说:“还不行.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结果,宋军大败.宋襄公腿部受伤,侍卫官也全部被歼.
全国人都归罪襄公.襄公说:“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,不俘虏头发花白的人.古代领兵作战,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.我虽然是亡了国的殷商的后裔,也不攻击没有排好队列的军队.”子鱼说:“君王不懂得作战.强敌的军队,在险隘的地方不能成列,这是上天赞助我们;阻敌于险地而进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就这样还怕不能取胜呢.而且现在我们面对的强者,都是我们的敌人.即使到了很大年纪,俘获了就夺取过来,管什么头发花白?使军队明白国耻,教会他们作战,是为了杀敌人.伤势还未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再伤害他们?要是舍不得再去伤害受伤的敌人,就应当根本不要伤害他们;要是怜惜他们当中头发花白的人,就应当向敌人投降.军队在有利时加以使用,钟鼓用声音来调节士气.时机有利而使用军队,阻敌于险地是可以的.鼓声宏大以鼓舞土气,鸣鼓进攻未成列的敌人也是可以的.”

襄公说:“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,不俘虏头发花白的人。古代领兵作战,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。我虽然是亡了国的殷商的后裔,也不攻击没有排好队列

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。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。”襄公不听。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。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。司马公孙固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。”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公孙固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。襄公说:“还不行。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...

全部展开

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。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。”襄公不听。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。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。司马公孙固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。”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公孙固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。襄公说:“还不行。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结果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腿部受伤,侍卫官也全部被歼.
全国人都归罪襄公。襄公说:“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,不俘虏头发花白的人。古代领兵作战,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。我虽然是亡了国的殷商的后裔,也不攻击没有排好队列的军队。”子鱼说:“君王不懂得作战。强敌的军队,在险隘的地方不能成列,这是上天赞助我们;阻敌于险地而进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就这样还怕不能取胜呢。而且现在我们面对的强者,都是我们的敌人。即使到了很大年纪,俘获了就夺取过来,管什么头发花白?使军队明白国耻,教会他们作战,是为了杀敌人。伤势还未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再伤害他们?要是舍不得再去伤害受伤的敌人,就应当根本不要伤害他们;要是怜惜他们当中头发花白的人,就应当向敌人投降。军队在有利时加以使用,钟鼓用声音来调节士气。时机有利而使用军队,阻敌于险地是可以的。鼓声宏大以鼓舞土气,鸣鼓进攻未成列的敌人也是可以的。”

收起

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。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。”襄公不听。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。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。司马公孙固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。”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公孙固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。襄公说:“还不行。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...

全部展开

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。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公孙固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。”襄公不听。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。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。司马公孙固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。”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公孙固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。襄公说:“还不行。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结果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腿部受伤,侍卫官也全部被歼.
全国人都归罪襄公。襄公说:“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,不俘虏头发花白的人。古代领兵作战,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。我虽然是亡了国的殷商的后裔,也不攻击没有排好队列的军队。”子鱼说:“君王不懂得作战。强敌的军队,在险隘的地方不能成列,这是上天赞助我们;阻敌于险地而进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就这样还怕不能取胜呢。而且现在我们面对的强者,都是我们的敌人。即使到了很大年纪,俘获了就夺取过来,管什么头发花白?使军队明白国耻,教会他们作战,是为了杀敌人。伤势还未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再伤害他们?要是舍不得再去伤害受伤的敌人,就应当根本不要伤害他们;要是怜惜他们当中头发花白的人,就应当向敌人投降。军队在有利时加以使用,钟鼓用声音来调节士气。时机有利而使用军队,阻敌于险地是可以的。鼓声宏大以鼓舞土气,鸣鼓进攻未成列的敌人也是可以的”

收起

(1)宋公:宋襄公,名兹父。前638年,宋伐楚,楚救郑,这年冬天宋 楚两军交战于泓.。泓:泓水,在今河南省柘(zhè这)城县西。 (2)既:尽。济:渡过。 (3)司马:统帅军队的高级长官,此指子鱼。 (4)陈:通“阵”,这里作动词,即摆好阵势。 (5)股:大腿。 (6)门官:国君的卫士。 (7)重(chóng从)再次。 (8)禽:通“擒”,俘虏。二毛:头发斑白,指代老人...

全部展开

(1)宋公:宋襄公,名兹父。前638年,宋伐楚,楚救郑,这年冬天宋 楚两军交战于泓.。泓:泓水,在今河南省柘(zhè这)城县西。 (2)既:尽。济:渡过。 (3)司马:统帅军队的高级长官,此指子鱼。 (4)陈:通“阵”,这里作动词,即摆好阵势。 (5)股:大腿。 (6)门官:国君的卫士。 (7)重(chóng从)再次。 (8)禽:通“擒”,俘虏。二毛:头发斑白,指代老人。 (9)寡人:国君自称。亡国之余:亡国者的后代。宋襄公是商朝的后代,商亡于周。 (10)鼓:击鼓(进军)名词做动词。 (11)勍(qíng情)敌:强敌。勍:强而有力。 (12)隘:这里作动词,处在险隘之地。 (13)赞:助。 (14)胡耇(gǒu苟):年纪很大的人。胡:年老。 (15)何有于二毛:意思是还管什么头发花白的敌人. (16)服:(对敌人)屈服。 (17)三军崐:春秋时,诸侯大国有三军,即上军,中军,下军。这里泛指军队。用:施用,这里指作战。 (18)金鼓:古时作战,击鼓进兵,鸣金收兵。金:金属响器。声气:振作士气。 (19)儳(chán谗):不整齐,此指不成阵势的军队。 ( 20)明耻:使认识什么是耻辱. ( 21)教战:教授作战的技能.
[编辑本段]译文
事件背景:宋襄王欲称霸诸侯成为盟主。楚国实力强大,郑国附庸推举,楚国做了盟主。宋襄王不忿,盛怒讨伐郑国。 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。宋襄公准备迎战,大司马子鱼劝阻说,“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,君王要振兴它,就是不可原谅的了。”襄公不听。 襄公领兵和楚军在泓水地方交战。宋军已经排好队列,楚军还未全部渡河。子鱼说:“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趁他们尚未全部渡河,请下令攻击他们。”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军全部渡河,尚未排好队列,子鱼又将上述意见报告襄公。襄公说:“还不行。”等到楚军排好了阵势,然后才攻击他们,结果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腿部受伤,侍卫官也全部被杀。 全国人都归罪襄公。襄公说:“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,不俘虏头发花白的人。古代领兵作战的道理,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。我即使是亡了国的殷商的后裔,也不攻击没有排好队列的军队。” 子鱼说:“您不懂得作战。强敌的军队,在险隘的地方不能成列,这是上天帮助我们;阻敌于险地而进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(就这样)还怕不能取胜呢?而且现在我们面对的强者,都是我们的敌人。即使是年纪很大的人,抓获了就俘虏过来,还管什么头发花白?明耻用来鼓舞士兵的士气,教会他们作战的技巧,为了杀敌人。伤害(敌人)还未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能再伤害他们?如果怜惜(他们,不愿)再去伤害受伤的敌人,就应开始不伤害他们;要是怜惜他们当中头发花白的人,还不如屈服于敌人。军队应抓住战机进攻,钟鼓用声音来提高士气。时机有利而进攻,阻敌于险地是可以的。鼓声宏大以鼓舞士气,鸣鼓进攻未成列的敌人也是可以的。”

收起

宋襄公与楚军在泓水作战。宋军已摆好了阵势,楚军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。担任司马的子鱼对宋襄公说:“对方人多而我们人少,趁着他们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,请您下令进攻他们。”宋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国的军队已经全部渡过泓水还没有摆好阵势,子鱼又建议宋襄公下令进攻。宋襄公还是回答说:“不行。”等楚军摆好了阵势以后,宋军才去进攻楚军,结果宋军大败。宋襄公大腿受了伤,他的护卫官也被杀死了。
宋国人都责备宋襄公...

全部展开

宋襄公与楚军在泓水作战。宋军已摆好了阵势,楚军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。担任司马的子鱼对宋襄公说:“对方人多而我们人少,趁着他们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,请您下令进攻他们。”宋襄公说:“不行。”楚国的军队已经全部渡过泓水还没有摆好阵势,子鱼又建议宋襄公下令进攻。宋襄公还是回答说:“不行。”等楚军摆好了阵势以后,宋军才去进攻楚军,结果宋军大败。宋襄公大腿受了伤,他的护卫官也被杀死了。
宋国人都责备宋襄公。宋襄公说:“有道德的人在战斗中,只要敌人已经负伤就不再去杀伤他,也不俘虏头发斑白的敌人。古时候指挥战斗,是不凭借地势险要的。我虽然是已经亡了国的商朝的后代,却不去进攻没有摆好阵势的敌人。”
子鱼说:“您不懂得作战的道理。强大的敌人因地形不利而没有摆好阵势,那是老天父帮助我们。敌人在地形上受困而向他们发动进攻,不也可以吗?还怕不能取胜!当前的具有很强战斗力的人,都是我们的敌人。即使是年纪很老的,能抓得到就该俘虏他,对于头发花白的人又有什么值得怜惜的呢?使士兵明什么是耻辱来鼓舞斗志,奋勇作战,为的是消灭敌人。敌人受了伤,还没有死,为什么不能再去杀伤他们呢?不忍心再去杀伤他们,就等于没有杀伤他们;怜悯年纪老的敌人,就等于屈服于敌人。军队凭着有利的战机来进行战斗,鸣金击鼓是用来助长声势、鼓舞士气的。既然军队作战要抓住有利的战机,那末敌人处于困境时,正好可以利用。既然声势壮大,充分鼓舞起士兵斗志,那么,攻击未成列的敌人,当然是可以的
)宋公:宋襄公,名兹父。前638年,宋伐楚,楚救郑,这年冬天宋 楚两军交战于泓.。泓:泓水,在今河南省柘(zhè这)城县西。 (2)既:尽。济:渡过。 (3)司马:统帅军队的高级长官,此指子鱼。 (4)陈:通“阵”,这里作动词,即摆好阵势。 (5)股:大腿。 (6)门官:国君的卫士。 (7)重(chóng从)再次。 (8)禽:通“擒”,俘虏。二毛:头发斑白,指代老人。 (9)寡人:国君自称。亡国之余:亡国者的后代。宋襄公是商朝的后代,商亡于周。 (10)鼓:击鼓(进军)名词做动词。 (11)勍(qíng情)敌:强敌。勍:强而有力。 (12)隘:这里作动词,处在险隘之地。 (13)赞:助。 (14)胡耇(gǒu苟):年纪很大的人。胡:年老。 (15)何有于二毛:意思是还管什么头发花白的敌人. (16)服:(对敌人)屈服。 (17)三军崐:春秋时,诸侯大国有三军,即上军,中军,下军。这里泛指军队。用:施用,这里指作战。 (18)金鼓:古时作战,击鼓进兵,鸣金收兵。金:金属响器。声气:振作士气。 (19)儳(chán谗):不整齐,此指不成阵势的军队。 ( 20)明耻:使认识什么是耻辱. ( 21)教战:教授作战的技能

收起

译宋襄公跟楚国人在泓水作战,宋国军队已经排成了(战斗的)行列,楚国的军队(却还)没有完全渡过(泓水)。主管军事的子鱼(向宋襄公建议)说:“他们人多我们人少,趁着他们(还)没有完全渡过来,请(下令)攻击他们。”宋襄公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渡过了(泓水)但(还)没有排成战斗阵势,(子鱼)又请求。宋襄公(还是)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摆好了阵势而后攻击他们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伤了大腿,禁卫官也都...

全部展开

译宋襄公跟楚国人在泓水作战,宋国军队已经排成了(战斗的)行列,楚国的军队(却还)没有完全渡过(泓水)。主管军事的子鱼(向宋襄公建议)说:“他们人多我们人少,趁着他们(还)没有完全渡过来,请(下令)攻击他们。”宋襄公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渡过了(泓水)但(还)没有排成战斗阵势,(子鱼)又请求。宋襄公(还是)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摆好了阵势而后攻击他们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伤了大腿,禁卫官也都死在阵地上。
(宋国)国都里的人都责怪宋襄公。宋襄公说:“君子(在战斗中)不再杀伤(已经受伤的敌人),也不抓获头发斑白的老人。古时候用兵打仗(的原则),是不靠险阻(来取胜)啊。寡人虽然是亡国(殷商)的后代,(还是遵照古法)不进攻没摆成阵势的军队。”
子鱼说:“君不懂得作战。强大的敌军,(当他们由于)地形阻隘而没摆好阵势,(这是)上天在帮助我们啊。拦截并攻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(这样)还害怕(不能取胜)呢。何况现在强有力的,都是我们的敌人啊。即使是年纪特别大的人,俘虏了就抓回来,(还)管什么头发斑白?讲明什么是耻辱(败降)激励(士兵勇敢)作战,是为了杀死敌人啊。伤(还)没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可以再杀伤(他们)呢?如果可怜(那些)再度受伤的敌人,那不如不伤害他;可怜头发斑白的敌人,就不如向他们屈服。

收起

楚人伐宋以救郑,宋公将战。及楚人战于泓,宋人既成列,楚人未既济①。司马曰:“彼众我寡,及其未既济也,请击之。”公曰:“不可。”既济,而未成列,又以告。公曰:“未可。”既陈(zhen)而后击之②,宋师败绩。公伤股,门官歼焉。
国人皆咎公。公曰:“君子不重chong伤③,不禽(通擒)二毛④。古之为军也,不以阻隘也。寡人虽亡国之余,不鼓不成列。”子鱼曰:“君未知战。勍敌之人⑤,隘而不列,天赞我...

全部展开

楚人伐宋以救郑,宋公将战。及楚人战于泓,宋人既成列,楚人未既济①。司马曰:“彼众我寡,及其未既济也,请击之。”公曰:“不可。”既济,而未成列,又以告。公曰:“未可。”既陈(zhen)而后击之②,宋师败绩。公伤股,门官歼焉。
国人皆咎公。公曰:“君子不重chong伤③,不禽(通擒)二毛④。古之为军也,不以阻隘也。寡人虽亡国之余,不鼓不成列。”子鱼曰:“君未知战。勍敌之人⑤,隘而不列,天赞我也。阻而鼓之,不亦可乎?犹有惧焉!且今之勍qing者,皆吾敌也。虽及胡耈gou⑥,获则取之,何有于二毛?明耻教战,求杀敌也。伤未及死,如何勿重?若爱重伤,则如勿伤。爱其二毛,则如服焉!”(有所改动)
①楚人未既济:过河,渡
②既陈而后击之:两军交战时队伍的行列,在这里指摆好阵势。
③君子不重伤:重复,再
④不禽(通擒)二毛:头发花白的老人
⑤勍敌之人:强、劲
⑥虽及胡耈:年老、长寿
翻译:
宋襄公跟楚国人在泓水作战,宋国军队已经排成了(战斗的)行列,楚国的军队(却还)没有完全渡过(泓水)。主管军事的子鱼(向宋襄公建议)说:“他们人多我们人少,趁着他们(还)没有完全渡过来,请(下令)攻击他们。”宋襄公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渡过了(泓水)但(还)没有排成战斗阵势,(子鱼)又请求。宋襄公(还是)说:“不可以。”(楚军)已经摆好了阵势而后攻击他们,宋军大败。宋襄公伤了大腿,禁卫官也都死在阵地上。
(宋国)国都里的人都责怪宋襄公。宋襄公说:“君子(在战斗中)不再杀伤(已经受伤的敌人),也不抓获头发斑白的老人。古时候用兵打仗(的原则),是不靠险阻(来取胜)啊。寡人虽然是亡国(殷商)的后代,(还是遵照古法)不进攻没摆成阵势的军队。”
子鱼说:“君不懂得作战。强大的敌军,(当他们由于)地形阻隘而没摆好阵势,(这是)上天在帮助我们啊。拦截并攻击他们,不也是可以的吗?(这样)还害怕(不能取胜)呢。何况现在强有力的,都是我们的敌人啊。即使是年纪特别大的人,俘虏了就抓回来,(还)管什么头发斑白?讲明什么是耻辱(败降)激励(士兵勇敢)作战,是为了杀死敌人啊。伤(还)没到死的程度,怎么不可以再杀伤(他们)呢?如果可怜(那些)再度受伤的敌人,那不如不伤害他;可怜头发斑白的敌人,就不如向他们屈服。

收起